在抗日神剧大行其道之前,辫子戏霸占电视荧屏很多年。看得最早的,大概是《宰相刘罗锅》吧。基本可算得上万人空巷,与《射雕英雄传》的收视率有得一拼。在这部剧上,和珅在皇上面前,总是自称奴才,而刘罗锅呢,则总自称为臣。当时看来,还以为刘罗锅如此做,是保存一个大臣以及读书人的尊严呢。后来才知道,完全不是那么回事。

奴才,可不是谁都能自称的。满洲大臣奏事,同有称臣或奴才者。乾隆戊子下谕:“嗣后颁行公事折奏称臣,请安谢恩寻常折奏仍称奴才。”所以存满洲旧俗也。

旧俗二字,说明奴才此称,实际上是满洲的习俗。当未入关以前,满洲曾贡献于高丽,其表文,自称后金国奴才。可见奴才二字之来历,实为对于上国所通用,其后逐相沿成习耳。

奴才一词,最初没有那么多感情色彩,也不会让人觉得很自卑。而是作为仆役与主人很亲近的表现。也许是他们渐渐懂得汉字接受汉文化之后,才晓得,这个“奴”字,不是啥好词呢。

我们在历史书里学过,好像是汉光武帝,给日本列岛上的某个国家,赐过一个名字,委奴,还给了枚金印,汉委奴国王。到了唐朝,来东土学习的日本人越来越多,懂汉语了,发现,委奴,并非什么好称呼,于是,他们开始弃用中原王朝所赐国名,而太阳升起的地方开始自称日本了。

乾隆此旨,乃是为了平衡满汉文化。公事称臣,私事称奴才,既表现自己作为正统王朝该有的规范,又表达对满大臣们亲密之心——由是可知,汉人大臣想称奴才,真没这资格——并非你官不够大,或者你与皇上不够亲,而是从血统里,就决定了。

当然,也有例外,“蒙古、汉军亦同此称”。汉军也有八旗,乃是归附清朝最早的那些人组成的。他们的关系,与清朝统治者,自然比后来用武力征服的那些,又近得多。这可算是特别的恩宠了。与元朝时将北方的汉人称为汉人,而南方的,归入南人异曲同工。

只是,乾隆下诏之后,“久之,满臣奏折无论公事私事,俱称奴才,以为媚矣”, “汉人之为提督总兵者,称奴才,虽与督抚会衔,而称奴才如故,不能与督抚一律称臣也”。

随着浸淫汉文化日久,奴才这个充满“荣耀”的词,最终成了一个普通的汉语词,与我们如今所称意义相同了。只有督抚一级的封疆大吏才能称臣,其他人,在皇帝眼里,就等而下之了,连称臣的资格都没有。

首页时政